闲人与程序

闲人与程序

在距离写[上一篇][1]文章,没错,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。距离[上上一篇][2]文章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又得以感叹到确实做到了“懒癌晚期,随缘更新”这个硬指标,这时候应该感叹岁月如梭,时光流逝得快吗?挺慢的,其实也挺快的。说慢是慢在“物是”,说快是快在“人非”。匆匆岁月改变了什么?疫情、思想、心态好像一切都如始至终,但是匆匆赶路的同时又感觉身旁随行的人,离开了一位又一位。

> 阅读全文